主頁 » 本港基建與民生 » 社會保障&關愛基金 » 【致低端:我們活着 依然精采】 邵家臻
頁尾 帖尾 回帖 在本分區發新帖
【致低端:我們活着 依然精采】 邵家臻

何物低端?低端,指的不是市場、不是手機,也不是商品。它之所以鬧得熱烘烘,是因為它說的是人口。事件源於北京發生一場大火後,政府借肅清安全隱患為由,藉此驅逐一班外省勞工及基層市民,毀壞他們的財物,讓他們流離失所,在寒冬下無處容身;政府官方文件明目張膽、毫不避嫌地形容那些人民為「低端人口」,公然歧視一班低下階層的貧窮人口。對一直標榜走社會主義路線、由工人階級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政權來說,委實是前所未有的諷刺。

據報,驅逐「低端人口」的安排由北京蔓延至其他城市。居於城市的貧困低下階層恐怕要面對「內部排華」。事實上,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的農民工人一直是城市建設及工業發展的廉價勞動力,他們從農村遷移到城市打工,賺取比一般城市戶籍居民較低的工資,卻得不到城市戶籍居民享有的社會福利保障。這班外來工從來都處於中國社會的底層,面對不同程度的剝削,受盡社會的歧視,每天經歷社會的不平等和貧窮。

正常社會下「不正常人」
「低端人口」的學術名稱,應該是「下階層」(underclass)。社會學眼中的下階層論述,說穿了,其實是想把社會問題諉過於(個)人。下階層論述認為,社會問題是由個人缺失所造成,他們是在正常社會下的「不正常人」:長相異於「常人」,行為脫離「常規」,行為有歪「常識」,關係不再「常態」;因此,他們面對的種種問題全都是咎由自取。

正如身處北京的「低端人口」,他們聚居於品流複雜的地區,又缺乏公德心和防火意識,終引致大火,導致整個城市露出安全隱患。一句作結,令他們身處低端的,正是「低端人口」自己。
這種只見人不見制度的社會論述,當然不會明白「人在情境中」和「問題在結構中」的道理。如此這般無視社會制度為人家帶來的壓迫,當然是保守得不能再保守的保守思想;它更有一出奇效果,就是把本來活在同一天空下,卻千差萬別的人視為「他者」。「他者」在人與人之間劃出一條界線,更準確的說,是一條鴻溝,一種社會距離;處於鴻溝兩邊的是「我們」和「他們」,亦是「高端人口」和「低端人口」,也是「自己人」和「異鄉人」。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要知道,兩邊的人其實是彼此不能看見。是「他們」也好,是「異鄉人」或「低端人口」也好,這種區分肯定無助城市內不同市民彼此了解,打破隔閡,建立共融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當「低端人口」成為「他者」,便注定失去話語權,情況就如馬克思在《路易.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》中的名言:「他們只有被表述的命運,而不能自己表述自己。」成了論述的客體的低端人口,要不就是他們的私德有虧,不值一提;要不就是天殘地缺,急需救濟。在權力極端差距下,主流論述從不會提到「低端人口」主體性和能動性,因為低端人口沒有被視為具行動力、有血有肉的一群人。我們的底邊社群
我們活着,依然精采。「低端人口」也是人,跟你我一樣,總有其生命歷程,他們都在權力和資源的雙重匱乏下真真實實地活着;生活定必是滿有溫度,盛載着不同的創意、對策、反省和經驗,縱使活在一個充滿不平等的國度,面對政治、經濟和社會權力的差序格局,處於社會「低端」的一群也有其面對生活的能力和生命力。社會對中國官方使用「低端人口」的口誅筆伐當然是有節有理;然而,批評過後,社會大眾更應該與處於社會「低端」的一群重新結連,拒絕再視之為「他者」,把故事和論述權還給他們。台灣人類學者喬健教授在2007年出版的《底邊階級與邊緣社會》中,指「底邊階級是傳統中國社會的一部分,而且是構成整個中國傳統社會階級體系的一種重要基礎。不了解他們,便不能了解傳統中國社會的全貌、不同階級間的互動以及整個社會的運作機制。」香港雖然沒有把一些市民稱為「低端人口」,但下階層論述仍然不時出現,香港社會也應一方面提防北京「低端人口」的荒誕發生,另一方面也要思考社會與香港「底邊階級」的關係。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活着就是幸福。 天助自助者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住私樓  人工不符合  無申請公屋
頁首 首留言 在本分區發新帖 曾訪分區
重要提示:為免會員蒙受損失及為公平起見,一律嚴禁透露商戶或裝修師傅資料,
違者會被警告,嚴重者將被禁言甚至禁訪本討論區,敬請合作。(詳情) (用戶守則) 
十分抱歉! 您無權回帖。
如果您是會員但未登錄,請按此登錄
您不是我們會員? 請按此登記 (費用全免)。
成功登記後請按此重載本頁
「放租搵屋」專區經已成立! X
分區表  登記 登錄 頁首 回帖 頁尾 在本分區發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