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» 休閒天地 » 圖片閣 » 其他 » 人生百味對於無家者細緻的觀察
頁尾 帖尾 回帖 在本分區發新帖
人生百味對於無家者細緻的觀察
,我們一起用七張圖來看看吧!

我們想說:為了生活而努力、賺錢滿足自己的慾望;遇到困難時期望有人伸出援手;渴望被傾聽,這些是你、是我、也是無家者,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的生存及生活條件。

會不會其實,我們沒有那麼不一樣?


總是在不知不覺中,以自身、或是既定印象中的作息檢視身
旁的人,但這個世界上其實有著各種各樣的生活方式,只是
你我知道得多或知道得少。

當上班、上課時間經過北車,看到無家者熟睡的身影,下了
「好手好腳不工作」的註解時,殊不知,他們可能是因為清
晨四五點去排卻排不到工作,無奈之餘,只好先補個眠,再
來煩惱今天該如何度過。

一起從這系列懶人包來認識: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,和無家
者們的日常在哪些地方不同呢?
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大多數的無家者礙於學經歷、年紀、身體狀況等外在條件不夠優異,僅存的就業選項多屬於高風險、高勞力的非典型勞動,這些工作總是時有時無,且大多不被保障。雖然無家者七成有工作,但收入極不穩定,平均月收入不到6000元。

試想一下,當我們手握6000元,要如何在台北這座大城市好好生活一個月?

若說到街上常見的食物,有些教會有供餐服務、也可以到救世軍領便當、還有許多個人或團體會在特定的時間到街上分送餐點。

食物,在街上並不匱乏,匱乏的其實是「選擇」。

便當通常比較油膩,許多無家者的身體狀況可能無法負擔重油重鹹的菜色;有些年紀較長的爺爺奶奶牙口不好,雞腿、排骨雖然好吃,對他們而言卻是不方便;水果裡有許多人體所需的維生素,但大多人消費不起,所以每當有水果出現時,總是備受歡迎!

「什麼樣的城市空間才是友善的?」

台北是座地狹人稠的城市,行走在其間不難感受到身旁處處有人的擁擠感。關注無家者議題的同時,「空間的樣子」也成了夥伴間常會聊到的話題:一座城市需不需要提供足夠敞開、友善的空間給人們休息、遊戲、暫時安身?如果需要,那敞開的程度又是如何呢?

相信,這是一個身在這座城市的每一個人都可以想想看的問題。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粗略計算了無家者一天的行走歷程,大約是15.6公里,這是一個相當於台北市直徑的距離。而普通人一個小時的腳程是3.3公里,換算下來,無家者一天有4到5個小時,或甚至更長的時間花在行走上面。

習於仰賴汽機車、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的我們,每天花在行走的時間大概不會超過一小時吧?而無家者可能考量到身上帶著不少家當、正在進行著撿回收的工作、或不想因為外貌被旁人指指點點,因此,不管路途多遠,靠著自己的雙腳,依然最輕鬆踏實。


晚上努力加班,月初時就有更多錢在戶頭,生活就能過得更寬裕些,對無家者而言,每天出門工作最擔心的是,回來時家當被偷或是被當垃圾丟棄,缺乏一個安全的私人空間,使得金錢存放不易,即使存在銀行,也要擔心提款卡遺失,還是領日薪比較實在。

你我也許有過這樣的經驗,學生時期的存款不多,只有打工的微薄薪水,偶爾卻仍想進餐廳吃大餐,犒賞自己一整日的辛苦。而在街頭流浪已久的無家者,很多時候已看盡人生,認清了即使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翻身的處境,相比之下,辛苦工作換來一頓餐、一點酒和菸,及時行樂,是他們能享有的選擇自由與快樂。

晚上八點,許多工作完的無家者陸續回到北車休息,根據北車規定,九點以後才能落地休息。

在等待的時間裡,無家者彼此話家常,互相請客,排遣街頭的寂寞,偶爾也會遇到團體或個人來發餐。而石頭湯計畫希望除了發餐給無家者之外,可以邀請大家一起坐下來聊聊天,聆聽街上大哥大姐的故事,也給予彼此溫暖的關懷。


透過三個步驟,我們試圖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,也讓人們與無家者有機會彼此認識。

1. 蒐集剩食:
到市場與店家蒐集當天剩下的食材,讓食材能夠更有效的利用。

2. 共同料理:
志工們集思廣益,烹煮成創意又美味的料理。

3. 街頭分享:
帶著煮好的餐點,上街和大哥大姊們一起吃飯吧!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「我不是街友,我只是睡了 3 年遊民收容所。」街友群體的認同歧異

剛踏入無家者服務領域的時候,我腦中對眼前這群人,是循著林萬億老師的定義──露宿於公共場所達 2 週、居無定所的人。如果一個人露宿 2 個禮拜,那他就是我的服務對象,他就是街友。

這個明確的標準讓我可以很快的篩選對象,但也帶來很多煩惱,例如剛被房東趕出來幾個小時,他算街友嗎?睡在立委服務處門口幾小時被送來遊民外展,他算街友嗎?後來從事無家者的倡權工作,我負責引導他們說出自己真實的人生故事,讓更多社會大眾了解無家者群體,洗刷掉大眾認為「遊民都是懶惰、愛好自由才變街友」的負面標籤

圖片來源/https://goo.gl/TcyMp2


街友如何認知其他街友?

我培訓的服務對象叫做阿益,他 60 幾歲了,睡在要被都更的社區某屋簷下的長椅上,白天做清潔隊員。聽說導覽可以賺錢,而且他口才很好,我們很快就開始策劃導覽路線與內容。

我請他把我當成他的遠房親戚來拜訪,替我介紹他生活的地方。在我們聊到艋舺公園時,他是這麼說的:「艋舺公園那些人我看很多啦,他們很懶惰,有些人一次拿好幾個便當,只吃雞腿就丟在地上,又不去工作。哪像我白天就去清潔隊掃地做到很晚,還肯存錢。」

我很震驚,我以為他也是無家者,他會講出我們常說的東西,例如「就算賺錢了,但因為月收入太低,也沒辦法租房子」或「早上 6 點公園臨時叫工也不是想做就會有的工作」。他在導覽中多次強調「街友很懶惰」,不像他很勤奮。我每次都很掙扎,好多問題在心中打轉──你很勤奮,但你也睡路邊不是嗎?而且,他一直講這些,不就更強化了我想洗刷掉的街友汙名嗎?

圖片來源/https://goo.gl/ssNveQ


我不一樣,我是高級流浪漢

阿益的培訓並不順利。

我常常在半夜接到他的電話,接起來就是他酒醉不清的說我看不起他,不讓他去睡遊民收容所。平常練習完我塞給他練習費 200 元,他硬塞回來給我並說先存在我這邊,但他喝醉後,這卻成了我不給他錢。常常約了練習卻不出現,我殺到他睡覺的地方去找他,他人不在。我詢問他的鄰居與鄰長,他們是這樣評價的:「他喔?那個人沒用了啦,回來就喝酒,然後大小聲啊,我們都要被他吵到受不了!妳是他的社工喔?我跟妳說,沒有用啦。那種人就是爬不起來了,他自己都放棄自己了。」我聽得心中難受,也震驚於他在鄰里眼中竟然與我認知的這麼不同。

圖片來源/https://goo.gl/2x2Tdi


本帖最後由 folee0001 於 2017-07-18 11:00:31 編輯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後來我和阿益結束培訓,他在我這裡存的練習費統統領了回去,我們再也沒碰過面。但我常常看到他在公園裡喝酒,外表和他所鄙視的公園裡所謂「懶惰的人」,一點也沒有差別。

阿益不是唯一一個說街友好吃懶做、活該的街友,事實上我遇到的很多街友,都會這麼說:「那些街友就是不工作⋯⋯什麼?妳說我嗎?我不是街友,我只是睡 3 年遊民收容所而已,我沒睡過街上。」培訓導覽員阿好這麼說;而另一位導覽員也常在導覽中說:「那些混蛋就是整天喝酒啊,但我跟他們不一樣。」導覽員光頭王更常指著遊民睡覺的立體停車場說:「他們就是不潔身自愛、愛打架所以才會被警察趕。我不一樣,我是『高級流浪漢』。」

必須切割,否則無法面對自己

「我很意外,我以為他自己就是露宿者,他不會說那些話,可是他卻常常說遊民很懶惰,我不知道他究竟怎麼理解同為街友的自己?」我以前曾經苦惱的問著前輩,後來才知道──雖然同樣是「街友」,但並不意味著他們對這個群體有認同。有些人會有一套自己的定義,例如,「完全不工作的人才是街友」,因此如果他有在舉牌、雖然他睡路邊,但他不是街友;或是,「很懶惰的人才是街友」,但他不懶惰所以他不是街友⋯⋯諸如此類神奇的邏輯。

我在聽他們說的時候,常常心裡會有一個很殘忍的聲音,很想對他們大喊:「醒醒吧!外人眼裡看起來,你們都是一樣睡路邊的啊!」有工作的無家者瞧不起沒工作的無家者,沒領餐的瞧不起領餐的,由街友來說自己的故事,不一定能替露宿者去汙名化。

但想想又覺得頗心酸的,他如果不這樣切割,他就會成了他口中瞧不起的人。總要有些人比我們差,我們才能心安理得覺得自己處境不那麼壞,不是嗎?而這樣的心情並不是無家者專屬,我們可能都有似曾相似的處境。

圖片來源/https://goo.gl/S4xKqv


何謂「正常」?何謂「異常」?

後來和一個友人聊起這個觀察,她卻出乎意外的說:「我自己有幾乎完全能懂這種心境的經驗。」我很訝異,貌美耀眼又有體面工作的她,在我眼裡看來是人生勝利組啊。她卻接著說:「大概 10 年前,我曾經因為很嚴重的憂鬱症住院,前後住了 2 個月。那時候,我也一直都覺得『其他病友好可憐』,因為我打從心底覺得自己跟他們不一樣。」

「那種心情很複雜,有一點是出於『他們真的好嚴重,我沒資格在這裡叫苦、還爭奪這些醫療資源』的自我否定;也有一種是出於深刻了解這個社會給予精神疾患者的標籤有多可怖,而我不願意去面對這些;還有另一種是,一部分社會化的自我──所謂『正常』的自我,也是這樣標籤的製造者,覺得生病就很軟弱、自我抵抗力不足。這想法很可恥,但也終究還是一種自我否定,厭惡自己如此軟弱,那種心情真的非常複雜。」

隨後,她停了一下,「而後來我之所以清醒,是被另一個病友一棒敲醒。」

「有一次,我看到一個病友被架到重重隔離的保護室,他根本無法控制自己。我在旁邊看著他被扔進去關在裡面,覺得好難過,就跟我同房的一個女生講,她也是個很重度的憂鬱症患者。結果她卻冷冷的回我:『妳為什麼要覺得他很可憐?妳以為妳是誰?』

本帖最後由 folee0001 於 2017-07-18 11:00:53 編輯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
「當下我真覺得被踹醒,力道大概跟海嘯一樣大。」她接著說:「但這樣的覺醒後來幫助我很大。我開始比較能夠面對治療,能夠跟醫生討論病情,不會一直否定生病這件事或厭惡自己。」

圖片來源/https://goo.gl/j8F8XE


我聽著她的故事,突然想起培訓導覽員阿益。他在遊客面前那麼有自信,卻在酒後或夜晚等容易脆弱的時刻哭著打電話給我:「妳一定是看不起我⋯⋯」我那時不解他為什麼要把我沒說過的話塞給我,很惶恐的檢討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他誤會。現在才明白,也許那句話是來自於他內心的另一個自己。

我們身上都有各式各樣的關鍵字,而眾多特質構成一個獨立而完整的樣貌。當我們因各種自願或非自願的原因聚集於此,被強勢的主流審視並貼上標籤時,便會讓人忘記自己身為群體的一員而挺身捍衛群體的價值,反而害怕得想撇清。這時候,要求人要勇敢對抗整個世界加諸於身的汙名、要堅強起來、要有自信,是非常殘酷嚴苛的事。

於是這些人只能流著血、切割著自己的肉,微笑著說:「那些都不是我,我很好。」


註:

街遊社工旨在協助策劃以街友為導覽者的「街遊」導覽行程,期盼更多人透過不同、多樣的視角走入臺北,了解街友的生命經驗,並打破諸多對街友不友善的刻板印象,改善汙名。

本帖最後由 folee0001 於 2017-07-18 11:01:10 編輯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u-01594-8  
揀樓次序: P058613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命裡有時終需有,

命裡無時莫強求。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頁首 首留言 在本分區發新帖 曾訪分區
重要提示:為免會員蒙受損失及為公平起見,一律嚴禁透露商戶或裝修師傅資料,
違者會被警告,嚴重者將被禁言甚至禁訪本討論區,敬請合作。(詳情) (用戶守則) 
十分抱歉! 您無權回帖。
如果您是會員但未登錄,請按此登錄
您不是我們會員? 請按此登記 (費用全免)。
成功登記後請按此重載本頁
谷氣經歷 - 裝修/購物/消費前必看! X
分區表 頁首 回帖 頁尾 在本分區發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