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» 本港基建與民生 » 社會保障&關愛基金 » 《你不伸手,他會在這裡躺多久?》
頁尾 帖尾 回帖 在本分區發新帖 搜索本分區 搜索

《你不伸手,他會在這裡躺多久?》
社工人力非常吃緊,我們只能讓個案「不要死」而已

文:李佳庭

我們只能一直讓個案不要死而已
在新北地區,處理遊民的社工人力非常吃緊。

三個社工要跑整個新北市,還要加上主動來機構求助的個案們,我們根本連出辦公室都很難。所以,如果接到民眾陳情某處有遊民,我們會先請轄區派出所,幫我們查人籍資料,是不是我們服務過的個案,然後抽空過去看他,協助他醫療、安置,或是找工作之類。
不過,大部分的時間光是坐辦公桌接電話就忙不完了。剛到職時的三個月,我都還沒有機會在上班時間去街頭上主動發掘遊民。以我們的人力編制,只能被動的應付前來求助的個案。
可是真正弱勢的個案,可能連走進來我們機構的能力都沒有。他可能不知道有這個資源,或他可能連走都走不動。
還好機構有夜訪志工,每週都會去公園的訪視路線找遊民,給他們熱食,還有我們中心的資訊,讓他知道有需要的時候,可以來找我們。
於是外展社工就會在辦公室接到各式各樣的案子,例如:真正在街頭上的遊民;沒錢繳房租,快變成遊民的貧窮族;出了監獄,沒地方去的更生人;去公園喝酒,有家不回去,被當成遊民的社區民眾;想來吃免費食物的附近居民等。

而光「誰是遊民」,就可以吵很久。
剛被房東趕出來一天,算遊民嗎?睡在議員辦公處門口四個小時,算遊民嗎?六十五歲,有身心障礙手冊的遊民,該由老人課、身障課,還是我們遊民外展中心處理?更生人出獄後,沒地方住,算遊民嗎?女性被家暴,從家裡被趕出來一天,算遊民嗎?如果在街頭的,通通算遊民,我們三個社工有辦法接下整個新北市街頭的人嗎?
林萬億教授畫了一條清楚的線,「遊民定義為經常性露宿,超過兩週者。」但當一個在外頭睡了三天,虛弱來求助的個案站在你面前,你真的能硬下心來說:「你沒睡街頭兩週,不是遊民。」這種話嗎?

其實,露宿愈短的個案,反而愈好處理。等習慣街頭文化之後,要回到一般人的定居型生活就很難了,於是外展社工還是會看情形收案,但收了之後,往往會被後端的工作人員抱怨:「你們不是常常說案量很大嗎?這種明明就不符合收案標準的,為什麼要收?」
但是當個案站到他們面前陳情或投訴時,他們還不是一樣會收。差別就在於個案有沒有站在你面前而已。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
本討論區網址
案量多,就算了,因為在社福領域裡,每個社工的案量都超級多的,所以我也覺得還好。但令人困擾的是,就算我們幫個案申請到身障、老人或低收入戶等福利身分,個案卻還是轉不出去,因為光是現有的案量,就把社工的時間都榨光了。
以前我一直覺得這是新北市的問題,但參加了「全國遊民研討會」之後,發現根本全台灣都是這樣。我們新北市雖然經費少,但機構多,已經算幸福的了。
這陣子,我在做方案核銷,我發現主管單位給我們的經費,大多都是熱食或衣服等等物資的錢。
「我們為什麼不多申請一點人事費啊?說是輔導方案,但通通都是便當錢,至少該要個輔導的人力吧?」
「有申請啊,但他們不會給啊。」
這三個月,我發現,其實個案們缺的並不是物資。物資很好處理,發泡麵、給毛巾、提供洗澡的地方。募集這些物資容易,又有業績。
但他們吃完泡麵、洗完澡之後呢?還是沒有穩定工作,還是沒有家庭支持,還是沒有人生目標啊。
很多住在安置機構的遊民,我們把他身體養好了,存好錢了,讓他出去了,但他過了幾個月,又喝酒喝到路倒送醫。
一切從頭歸零。
如果沒有人好好陪伴他,了解他心裡的洞,刺激他產生行為改變的動機,陪他走過辛苦的過渡期,想辦法連結更多社區支持,讓他回歸社會,重新站穩,那麼,我們只是不斷在做重複的事情而已。
這些都需要時間,而以目前的人力編制,我們根本很難做到深入的服務。我們只能讓遊民不要死在路上而已。
但如果你是民眾,你會讓你的捐款成為機構的人事費用?還是看得見的毛巾、泡麵、寒冬暖暖的外套?
大家都希望是後者,所以我們只能一直讓個案不要死而已。

我們把社會安全網補好,好嗎?
以前在做遊民外展服務的時候,我的工作之一就是想辦法安置路上的街友。有些街友會對天空喃喃自語、咆哮,讓路過的人感到很害怕,於是民眾就會打一九九九,請社工到現場處理。
我不是神,也不會心靈控制術,如果遊民不想去看醫生,不想接受安置,我也不能拿他怎麼辦。
民眾問我為什麼不帶遊民去看醫生。但遊民說,他不想去呀。民眾會說:「你們應該強制他去啊。萬一他砍人,怎麼辦?」
社工沒有強制遊民就醫的權力,不過,我們可以辦聯合會勘,請警消、里長,還有衛生所的公衛護士,到場評估。
只是,能夠在外露宿長久的疑似精障者,在沒有攻擊別人與傷害自己,只是喃喃自語或對空氣謾罵的個案,通常公衛護士都會說:「他沒有自傷傷人之虞。」因此無法強制就醫。然後民眾一直通報,我們也只能寫上「無安置意願」來回覆陳情,然後再繼續面對每天無止境的個案。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

整個遊民外展服務只有三名第一線社工、一名督導,加上一名主任,卻要應付整個新北市,包含金山、萬里、深坑、石門、淡水的街頭遊民與疑似街友。
如果可以不用考慮社工建立關係的那一套,而我能以影分身之術,複製一千個社工的話,應該就可以吧。
雖然我自己也不喜歡強迫別人去做他不喜歡做的事,但如果一直被重複通報同一個案件,我也會覺得自己很無能,沒把事情做好。
我夾在中間,像夾心餅乾。
我很苦惱的打電話去問衛生單位,這種案件他們都怎麼處理,有沒有什麼街頭的精神資源是我可以使用的。例如,請精神科醫師到街頭或社區來協助等等,對方冷冷的說,沒有這種服務。因為要去醫院,才有治療或診斷的工具,而且在街頭上不能刷健保卡【註】。
當我一聽到「在街頭上不能刷健保卡」時,我整個傻眼。如果是這種事,那麼,我們想一點行政流程改善的方法來解決就好了,不是嗎?
我接著問對方,那麼,還有其他可行的建議嗎?
對方隱晦的說,還有一種方法,就是我們在跟個案會談的時候,如果「不小心」激怒他,讓個案對我動手。公衛護士就可以說他有傷人之虞,把他強制就醫。
這個建議真是太讓人憤怒了。這不是挖洞給個案跳嗎?我是從事助人工作,如果這樣做,那麼,我與國家控制的機器有什麼不同?我寧可辭職。

在某一次的「全國遊民聯繫會報」裡,有社工提出這個困境,他問公衛護士,為什麼要把強制就醫的門檻設這麼高。
公衛護士看起來積怒已久,一抓起麥克風,就劈里啪啦:「評估有評估的要件與程序。你們每次都說要強制就醫,要強制就醫,到時候當事人有質疑,有想過被告的是我們嗎?我們只是關懷個案,為什麼還要扛強制的責任?!實際上,也沒有法律授權給我們或醫師,是警察才有管束的權力。」而醫院社工也很不高興這個程序把喝酒的、街頭沒病的都丟去醫院。
於是,整個會報討論了半天,所有的衛生單位、社福單位、醫療等第一線單位,大家都很生氣,但還是沒有任何結論。
在某一次的教育訓練上,我問消防學長:「聽說有些消防學長會故意惹怒街頭上的精神病人,等他們動手的時候,就把他們強制就醫。請問,這是真的嗎?」
學長老神在在的說:「對呀,有些人會這樣啦,比較乾脆。不然他們會一直打進來叫救護車……」
他頓了一下,「也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啦,有些人而已。」
實情是,也不是只有故意惹怒對方這個方法而已,另一種是和醫院熟識的醫師說好,醫師直接隨著民間救護車一起來,當場就把病患約束、收治進醫院。
強制就醫是一件非常灰色地帶的事情。雖然在現有的法規下,看起來不能隨意把人強制就醫,但如果真的要這麼做,還是有很多方法的。

除了可能造成人權的侵害以外,醫院也不可能讓病患住院一輩子。出院之後的病患沒有地方可以去,又回到原來的環境,又繼續發病,又再把他/她強制就醫,又再放出來,又再抓回去……除了浪費時間,浪費人力,浪費金錢以外,沒有任何好處。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

與其把錢、時間、人力花在無效的行政流程上,還不如好好協助精神病人的家庭支持、人際網絡、醫療補助與居家服務、社區精神復健中心、街頭醫療資源,好好的把網補好。
將資源投入在社區服務網絡的建立,讓病人可以重返社區,在社區中復健或生活。
強制就醫就只是「強制」「送到醫院」。醫院關不住病人的行動,多半還是要回歸到社區,進不了家庭,就回到了街上,無限輪迴。
註釋:每一個縣市的做法與資源不一樣。例如,台北市的遊民社工就可以使用遊民重建金,來支付街頭精神醫療的支出,但在我的新北工作經驗裡,並沒有這份資源。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
本討論區網址
七成有工作、九成非自願——你真的了解街友嗎?

Q:為什麼萬華會有這麼多的街友?
關於萬華街友的議題,已經爭執非常久了。很多人都會問,為什麼萬華有這麼多的街友?這與萬華的碼頭文化有關。

艋舺是台北最早開發的地方,它位於淡水河旁邊的好位置,成為繁榮的貨運集散地,這裡聚集了非常多的碼頭工人。船上的水手下了船,第一件事就是去紅燈區解放一下,所以萬華的飲酒老街、酒店茶店,也成了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後來因為河道淤積,艋舺沒落,那些碼頭工人與出體力活的人年紀大了,身體傷了、壞了,無法負荷勞動力需求大的工作,又無法去做文書類的工作。他們沒有家人協助與照顧,就一身病痛,流落街頭。
流鶯、流氓、流浪漢、流動攤販、流動工人,這艋舺五流都是糾結在一起的。像龍山寺前的艋舺公園,以前是一片違建,裡面有很多妓女戶。後來違建被拆了,改成停車場,再改成公園,沒處可去的街友,當然就睡在這裡。另外,還有很多街友是被其他地區的警察載過來這邊丟包的。

聽前輩說,以前的治安真的很不好。萬華當地很多有錢人為了讓孩子有個好學區,都搬到其他地方去了。現在的萬華有很多房子都隔成小間,出租給獨居的老人。公園也不只有街友,還聚集了簽六合彩明牌的、賣明牌的,且堆了一大堆東西,當地人當然也會受不了,只好請公權力來處理。

後來政府與警察努力整治艋舺公園,查抄賭場,環保隊載走了好幾車堆積的垃圾,艋舺公園總算重見天日。

大家來艋舺公園的時候,會看到地上有很多包了透明垃圾袋的黑色大布袋, 那是社會局與環保局合作的產物。
每個街友都可以領到一個袋子。白天時,街友把自己的東西裝在裡面收好,集中到公園的角落,再出去工作。袋子以外的東西,都會被清潔隊載去焚化爐燒掉。這個措施,讓艋舺公園不會堆滿街友的東西,而街友也有基本的物資可以維持生活,是個共存的好方法。

大家白天來艋舺公園的時候,會看到幾百個老人閒閒沒事,在那邊晃。有的下棋,有的看六合彩明牌,大家覺得超恐怖的,整個艋舺公園都是街友。其實,不是這樣的,大部分的街友白天去工作了,這些很閒的老人根本就是附近的住戶,他們是有家的。

公園對他們來說,是社交聯誼、聚會的場所。他們又不像我們一樣科技到沒事就滑PTT、上網。他們不會用智慧型手機,也不會用電腦,眼力又沒有好到可以一整天在圖書館看書報,當然就來公園和老朋友聊天、發呆。

如果要算街友的數量,要晚上來看,或者數袋子的數量,根本就沒有幾百個那麼多,大概六十至八十個左右吧。
但只要艋舺公園發生的壞事,大家都認定就是他們幹的。明明白天亂丟垃圾的很多都是有家的人,大家卻說是街友做的。

之前發生艋舺公園香腸小販殺駐衛警事件,大家也說是街友做的。六合彩賭博的人,大家說是街友(有本錢賭這個,幹嘛還當街友啦)。爛事情就推給街友就對了,反正沒有人會幫街友講話。

街友生活在公共空間,但當他們被打、被偷、被搶,卻很少人敢去報警,因為覺得報警了,也不會被警察理,或者身上有好幾年前的案子前科,而不敢報。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

Q:街友為什麼不去住收容中心呢?
大家可以先猜一下台北市的遊民收容所蓋在哪裡嗎?答案是蓋在新北市。那麼,請再猜一下,新北市的遊民收容所蓋在哪裡呢?蓋在偏遠的林口和萬里(萬里重建中心,地點偏遠,所以不太有人願意去。就算願意去,也不一定有床位。遊民的社福預算真的太少了)。

大家都知道街友需要有地方住,但沒有人願意蓋在自己家旁邊,所以只能蓋得遠遠的,離工作、原有的生活圈遠遠的。

別說是街友,我們可以問自己,願不願意住在要搭二十幾分鐘公車上山的美軍雷達站附近,或一個買東西要走幾小時路的地方。

Q:有些遊民根本咎由自取?!
的確有很多街友是年輕時打老婆、打小孩,老了打不動,因而被長大的小孩趕出去。

他們老了,沒辦法工作(你可以想一下六十幾歲,找體力活工作的難度)。要申請低收入戶,但低收入戶的審查是採計家戶總所得,子女的收入也被列計,當然無法通過低收入戶認定。

解決的方式,是法律扶助協助他提告子女棄養。法官認定他當年真的沒有撫養事實,判除免撫養義務,他才能不採計子女所得,申請到低收入戶領補助金。

但大部分的人都不願意提告子女。他們覺得愧疚,根本沒有臉去做這件事情,於是領不到補助,又無法去工作,只能流落街頭。

我當初也是因為輔導老師是社工的關係,而走入這一行,我看著發出酸臭味,明明一大把年紀了,還是必須常常餓肚子撿回收的街友,我還是不忍心對眼前生活辛苦無比的人,輕鬆說出「是他咎由自取」這樣的話。

此外,也有很多人以前是對社會很有貢獻的,後來因為各種原因而流浪了。我們遇過以前是老師、蓋房子的工頭、賣電腦的,甚至是醫生,還有曾經百萬年薪的房仲、作家,後來因為重度憂鬱症、生病或重大意外打擊,失去工作,付不出房租而流落街頭。(還有個案是老婆載小孩出了嚴重車禍,老婆、小孩都死了,老公沒搭上那部車,大受打擊,在車禍後一蹶不振,開始酗酒,放棄人生……)

老實說,我覺得終身領聯勸補助社工三十三K的我,以後也很有可能碰上變故,成為街友。我希望社會上的大家不要放棄我,把我安樂死,畢竟我雖然低薪,但我很努力在對社會有貢獻啊。也希望大家不要放棄任何一個人,因為我們都可能是那個人。

Q:誰管你的苦衷,強暴犯也有他的苦衷啊!
強暴犯當然就依法處理呀。就像亂丟垃圾就取締,製造吵鬧,就依社維法處理,這無關是不是街友。

Q:不能說全部,但很多人都拿錢買菸、買檳榔。
很多人會買菸、檳榔,還有保力達來維持精神和體力去做粗工,因為,不這樣,就撐不起這份工作,後來就成為一種習慣。

而就算沒有工作,也改不掉了。或者是不想改,畢竟人生太苦,剩下的娛樂,就這些了。

Q:難道沒有哪個單位可以出來強制執行,把他們帶去收容所?
沒有人有強制執行,抓任何一個人去遊民收容所的權力喔,除非他有自傷傷人之虞,才可以把他強制就醫。

你可以打一九九九,社會局會派社工來關心他有什麼需要。

Q:遊民難道不是只想靠乞討來過生活嗎?
很多乞討者都有家,不是遊民。事實上,乞討還滿好賺的,有時一天可以賺幾千塊,真的不用來當街友。

乞討者不等於街友,街友就是一種無家者的狀態而已。

Q:據說遊民證拿到,好像滿幾年後,銀行欠款就可以歸零?
我可以跟你保證,沒有這種事喔。沒有遊民證,頂多就是某社福單位的服務證,可以免費吃煮爛爛的大鍋飯這樣。

工作篇
Q:街友為什麼不去找工作?
有七成的街友是有工作的,只是他們的工作和我們知道的領月薪工作不一樣。最多人做的是舉牌、出陣頭、臨時工。

舉牌的工作,一週只有兩天或假日才有。站一天八小時,被曬、被車撞,才領七百到八百元。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

出陣頭也是,要看紅場、白場。有的六百元,有的八百元,真的會樂器的,才能領到一千多元,其他假吹,充人數的,一整天也只有幾百元紅包。而且,一個月有多少陣頭給你出。

臨時工的粗工則非常耗損體能。大部分的街友都又老又病,很多還有癌症、精神病,根本無法負荷。

所以整天沒事做的情況下,能幹嘛呢?喝米酒就是最便宜的娛樂。酒精可以讓身體的病痛,好像不那麼痛了,甚至,乾脆喝死算了。沒地方住,沒錢吃飽,沒有工作,被人瞧不起,子女、親人也都與自己切割,一生就是這樣了……你跟街友說喝酒傷身,是沒有用的,因為,很多人連生活的動力都沒有了。

Q:遊民真的找不到基層工作嗎?
街友所遇到的雇主,經常會要街友寫地址。而當街友一臉為難,說可不可以留電話就好,雇主心裡就會懷疑,然後聽到街友是沒地方住的人,立刻就會跟街友說,沒職缺了。

看看八卦版上的留言,你就可以知道這社會對街友的歧視有多可怕。

Q:工地需要臨時工,是不是遊民身分,根本不重要。
但也要身體可以做起臨時工呢。

Q:為什麼不去做保全?很多六十幾歲的老人都可以做。
保全也是有門檻的喔!有些人當遊民時,因為證件借人,吃上官司,或身為更生人,有前科,這種狀況下,都沒辦法去當保全。

Q:做臨時工、撿回收,租得起房子嗎?
這些人已經被排除在勞動力市場之外。台灣的租屋狀況又差,限女、限學生、限白領。很多中、高齡的單身男子,根本租不到便宜的房子。

就算花五千元在萬華,也只能租到沒有對外窗、屋況差,又是壁癌、漏水、超悶熱的四坪雅房。

社會局也一直很努力,想讓街友可以有能力租屋,而租不起屋的,可以與社區共處。因為驅離沒有用,街友會回來的。

台灣的勞動力市場與租屋狀況都沒有很好,而非自願成為街友的,占了九成以上。我也是當了社工,才知道我們的社會安全網有多脆弱。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2004-10
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新生開始,往下一個目標進發


分享 讚好人數:0查看名單

頁首 帖首 在本分區發新帖 曾訪分區
重要提示:為免會員蒙受損失及為公平起見,一律嚴禁透露商戶或裝修師傅資料,違者會被警告,嚴重者將被禁言甚至禁訪本討論區,敬請合作。(詳情) (用戶守則)
十分抱歉! 您無權回帖。
如果您是會員但未登錄,請按此登錄
您不是我們會員? 請按此登記 (費用全免)。
成功登記後請按此重載本頁
本討論區網址
谷氣經歷 - 裝修/購物/消費前必看! X
分區表  登記 登錄 頁首 回帖 搜索 頁尾 在本分區發新帖